欢迎光临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
 
 

 

 

 

 

 

关注医院放射安全系列报道

管好“双刃剑”要因症施治

亚游ag2006来源:健康报

□本报记者 张 昊□

   今年年初,法国媒体报道,该国两名放射医生和一名物理师因过量使用放射线,导致至少12人死亡、数十人病重而被判入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戴建荣教授介绍,法国是国际公认的放疗技术和放疗质控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仍发生如此严重的放射伤害事故,说明放射技术是一把“双刃剑”。目前我国的医用放射技术正处在快速发展期,放射质控和安全管理切不可放松。

   ■硬件快速增长埋隐患

   据统计,在我国30岁~60岁人口中,恶性肿瘤已成为第一位死亡原因。作为癌肿重要治疗方法之一的放射治疗,也在各地迅速发展起来。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专家,对我国现有的放射治疗机(包括钴-60和直线加速器)数量都无法给出准确数字。专家解释说,根据2005年原卫生部、发改委制定的《全国乙类型医用设备配置规划指导意见》,归类于乙类医用设备的医用直线加速器的配置规划权力下放到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和省级发改委,军队医院也有自己的审批系统。因此,没有谁能准确说出我国现有多少台放射治疗机。

   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研究员赵兰才说:“依近年来的调查估算,全国的直线加速器放疗机数量已超过2000台,加上老旧的钴-60治疗机,放疗设备可能超过3000台。”

   “数量不清只是小问题,已有设备是否合格,剂量是否准确才是大问题。”有专家向记者透露。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高级工程师吴昊介绍,去年他在开展一个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项目时,发现南方某省部分医院的放疗机照射剂量有偏差,大部分是实际剂量偏低。其中某医院的偏差率竟达35%。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胡逸民教授指出,由于当前医患关系紧张,一些医院为了“保证安全”,宁可剂量低一些。但是在放疗专业里,无论是剂量过高还是过低都属于放射事故。

   医院涉及放射技术的不仅限于放疗设备,CT、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成像术)/CT、SPECT(单光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成像术)以及乳腺平片摄影机等诊疗设备都属于放射技术相关设备。2012年,我国对17个省的600余家医院开展了一次医用辐射防护监测,数据显示,直线加速器的合格率为90%,头部伽马刀的合格率为80%,钴-60放疗机的合格率不到60%,乳腺平片摄影机合格率为69.4%。其中,三级医院放射治疗、核医学和放射诊断设备合格率分别为87.8%、64.9%和86.4%。

   ■问题根源在于制度和人才

   “问题的根源在于软件。”戴建荣指出,“软件包括两方面,一是制度,二是人才。”

   专家向记者进一步解释,制度问题是,这类高风险设备的准入和后续管理责权不清。目前,环保、质检和卫监都是监管医院放射安全的部门,但多头监管带来了职责范围、责任划分的不清晰,在设备准入、剂量年检、人员培训等涉及利益的方面,各部门都“争着负责”。

   “人才问题最突出的是物理师缺乏。物理师是负责放射器材校准、制订计划和质量控制的关键人物,国际上,放射医师和物理师的配比为1∶1。而我国总共只有物理师2000名左右,别说和医生1∶1,和放疗机的比例都达不到1∶1。为了应对审批或检查,在业内‘拆借’物理师的事情时有发生。”吴昊告诉记者。

   “在放射治疗科,物理师的重要性体现在质控,就是要保障治疗安全有效。医师的工作是找出和标定肿瘤位置,就像给大炮圈定一个靶子,而物理师则负责计算角度、炮弹内的炸药剂量、如何瞄准保证能将靶子摧毁。此外,物理师还要负责对设备进行保养维护。在核医学和放射诊断工作中,物理师同样重要,但目前我国基本上所有的诊断科室和大部分的核医学科室并不配备物理师。”北京协和医院放射治疗科副教授邱杰说。

   在人才问题的背后依然有制度不合理的影子。据了解,物理师的缺乏源于3个方面:没有人才培养途径,缺少岗位和职称序列,收入待遇严重低于同级医护人员。在物理师岗位工作多年的戴建荣介绍,第一,全国开设医学物理专业的院校非常少,正规培养的专业人才凤毛麟角;第二,我国在职称上没有物理师序列,使从业人员的身份非常尴尬;第三,当前物理师的收入仅为医生的1/2甚至更少,许多年轻物理师工作不久就跳槽了。

   制度的缺陷还不仅仅反映在人才问题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主任李晔雄教授指出,对于医源性放射事故(或放射差错),我国缺少报告制度。同时,由于放射损伤通常出现较晚,大多在照射3个月以后才出现症状,因此很少有医院愿意“自找麻烦”去随访患者是否出现放射损伤。他建议,国家应考虑建立完善的报告制度,规范医疗放射操作,保证患者的治疗安全有效。

   ■他山之石可资借鉴

   法国发生的放射事故最初被发现,是由于2005年5月另一家医院相继接收了多名经涉事医生治疗的放射并发症患者,随后,医生向医院报告放射剂量出错,院方也迅速向卫生及社会事务局等上级部门报告,法国卫生部委托社会事务监察总署和核安全局开展调查,至此整个事件被曝光。2013年,两名涉案人员被判刑,其所在医院也被迫开始变革,包括修改院内章程与大医院接轨,并接受大医院的技术支持。

   作为监管部门,法国卫生部在2007年年底便颁布法令,要求所有患者在第一次治疗时都必须进行活体剂量确认。该国还要求建立事故讨论报告制度,定期讨论各种原因导致的放射差错,要求根据差错等级及时上报全国放疗委员会。

   在人员培养上,法国还在2013年将原有的1年物理师培训时间调整为硕士毕业后2年,并且根据放疗硬件情况设置物理师岗位需求。同时,有目标地培养物理师以满足需要。

   戴建荣说,治疗安全和有效是放射技术的核心,需要从设备准入、硬件日常维护、专业人才培养、监管部门监督入手。法国的事故及其处置给我们的启示在于,质量保证、危机管理、健康随访对预防医源性并发症非常重要,对医疗机构的管理,质控和审查应该分开。对于从业人员的管理,需要严格认证和培训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