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
 
 

 

 

 

 

 

 

 

提高医疗机构质量必须加速建立医学物理师制度!

——卫生部“医学物理人员相关工作研讨会”侧记

○袁红敏 李小方 姜岐山 谭宝英

 

    中秋节前的9月8日,根据“卫生部医用辐射安全领导小组”第2次会议精神,为研究医学物理人员专业技术资格等问题,卫生部监督局会同该部人事司在北京召开了有18人参加的小型“医学物理人员相关工作研讨会”,就我国医疗机构医学物理工作乱象原因(医学物理师制度缺失、人才匮乏等)、医源性致病对民族肌体的严重危害、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的紧要必行等问题,进行了论证研讨。这是继今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在新修订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1年》中新增设医学物理专业以来,我国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的又一重要举措和喜讯!


图一:9月8日,卫生部“医学物理人员相关工作研讨会”现场。

 一.医学物理师是现代医疗方式和医疗生产力的综合体现。

    关于医学物理人员专业技术资格问题,据了解,卫生部监督局曾多次与人事司研究,并经国务院法制办同意,草拟了《放射损伤防治条例》,已将医学物理师制度纳入其中;《条例》曾征求全国32个卫生厅局意见,由于2010年中编办下发104号文,对卫生部、全国总工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安监总局有关“职业卫生职能”(包括放射卫生)进行了调整,一部分职业卫生职能被划归国家安监总局,因为放射卫生也在职业卫生大框架里,所以《条例》有一部分内容被搁置了。今年《条例》虽已被列入国务院三档立法计划,但国务院法制办和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均认为,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非常重要,也是多年来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问题,今年6月7日由啸宏副部长主持召开的“卫生部医用辐射安全领导小组第2次会议”,对此再次作出了部署。

 

 

    图二:从左至右,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核医学科耿建华研究员,我国首席放射物理学家、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兼该学会亚游ag2006主任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博士生导师胡逸民教授,北京大学北京肿瘤医院放疗科吴昊高级工程师。

 

    由于我国目前仍未设立医学物理师职称系列,医学物理人员专业技术资格晋身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卫生系列,即在29个职称系列里占二十九分之一,包括具有临床医学相关学历、从事医学影像、肿瘤专业诊断和治疗以及设备操作维护等,此类人员主要从技师较多;二是走工程系列,即工程师序列,主要是学工程设备的;三是教学研究系列,这部分人相对较少,主要是高等院校的附属医院,层次较高。

    当天的研讨会,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关于2011年度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人社厅发(2010)110号]》有关医疗卫生部门116个开考专业,是否应为“医学物理”争取立法,使2012年增项至第117个开考专业,或就已有的4个专业(专业代码376,专业名称“放射医学技术”;专业代码377,专业名称“核医学技术”; 专业代码378,专业名称“超声波医学技术”;专业代码388,专业名称“肿瘤放射治疗技术”)调整或合并,腾出一个专业空间给医学物理人员解决职称考试问题,以及医学物理师制度缺失、各级医疗机构严重匮乏和奇缺物理师,致使大量(尤其前述4专业领域)医疗设备使用不当,导致严重存在着的医源性致病、对民族肌体的严重危害等,进行了广泛研讨。

    专家们指出,医学物理师(Medical Physicist),是肿瘤放射治疗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医学物理师和临床医生配合,工作在肿瘤放射治疗(Radiation Oncology)、医学影像(Medical Imaging)、核医学(Nuclear Medicine)及其它非电离辐射如超声、磁共振、激光等领域,从事临床诊断和治疗的物理和技术支持、教学和科研工作,特别在诊疗新技术开发和应用、质量保证(QA)和质量控制(QC)、保健物理和辐射防护等方面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医学物理学科毕业的学生应当是精通物理熟悉医学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

    在肿瘤放射治疗中,医学物理师不仅对医疗设备的原理、性能有专门的了解,有对医学临床人员业务培训指导的责任,更主要的是直接参与对病人的诊疗过程,是其中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没有足够的物理支持,就无法为患者提供高标准的治疗和服务,而物理师则必须领导物理组(包括物理师、剂量师或其他人员)工作,并对应用于患者的所有物理数据和过程负责,不管这些过程是否由物理师本人直接实施。放射治疗部门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治疗水平,就意味着要不断引入新的治疗技术和手段,同时有选择地保留原有的治疗项目。在这个过程中,物理师扮演了重要角色。近30年来,加速器技术的发展、CT成像、三维治疗计划、适形和动态治疗、远程后装近距离照射、调强放射治疗以及立体定向治疗等新技术相继出现和发展,都不断地改变着医学物理师的工作内容和职责范围。

 

    

    图三:卫生部监督局邢路微副处长、卫生部人事司周明坚副处长,认真倾听和笔录各位专家的发言。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安全所岳保荣副所长、张伟、程金生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俗称东肿瘤)耿建华研究员等与会专家指出:“所有这一切,由于专业背景局限,医师是很难期冀的,也是专司仪器设备维护工程师和技师们所难以适应和驾驭的。有的单位为安装直线加速器设备,让一些根本不具备专业知识和背景的人员应景式地考个物理师上岗证,有些连最基本的医学物理知识和技能都不懂,却操作大型仪器设备,其危害性显而易见。医院有工程师和技师岗位而无物理师岗位的尴尬局面应当改变!”

    2005年6月2日经卫生部部务会议讨论通过、2006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放射诊疗管理规定》,因我国无医学物理师职业岗位,所以至今人们只能统称其相关从业人员为“医学物理人员”。

    现代医院等医疗机构是以科技发展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并伴随着科技发展而发展。没有现代科技的发展就没有现代医学的进步,科学技术构亚游ag2006成了现代医学的本质。现代医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医疗设备技术的进步,今天的医院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再也不是把脉、听诊器、血压计,而是集现代高科技为一体的崭新医疗设备。它是医院所有医疗活动、医务工作者提供才华施展的平台和重要诊治手段的物质基础。而随着数字化网络医院的不断进展,计算机信息技术(IT)融入医院管理各个环节并全面提高运行效率,检验信息管理系统(Laboratory Information System,简称US)、医学影像存储和通讯系统(Picture Archivingand Communication System,简称PACS)已应运而生,使医疗活动实现了数字网络化,先进医疗设备如计算机X线摄影(CR)和DR(Digital Radiography)的引进,已给患者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捷、安全、准确的医疗环境,使我们的工作效率和医疗诊断水平得到空前提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亚游ag2006)副秘书长李进平副研究员深刻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讲,医学物理师是现代医疗方式和先进医疗生产力在医疗机构中的集中体现和代表。

二.应尽快建立医师、物理师、技师“三师”对患者负责新体制。

 

    当今国际,医学物理学已形成——放射肿瘤物理学、医学影像物理学、核医学物理学和医用辐射安全与防护4大专业领域;而肿瘤放射治疗学、核医学、医学影像学是平行的,都有医学物理师建制。“我国现代肿瘤学及肿瘤放射治疗学开拓者和奠基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院长吴桓兴先生很想把这几个学科统一起来,但遗憾的是他1986年过早去世至今未能实现。”我国首席放射物理学家、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兼该会亚游ag2006主任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博士生导师胡逸民教授无限惋惜地说。

    胡逸民教授等专家们指出,医学物理师职业应包含4个方面:①放射治疗;②核医学; ③影像诊断(包括CT、磁共振、超声);④保健及防护。他们建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参照国际劳工组织相关法规,通过特别渠道或程序,尽快立法设立此专业和职业,确立医学物理师制度。

    图四:邢路微副处长侧耳细品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岳保荣副所长(右)演讲。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成立“英国医院物理学家协会” (British Hospital Physicists’Association, BHPA) ,并使医学物理学家或医学物理师正式成为一种职业。1958年,美国也成立了“美国医学物理学工作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hysicists in Medicine,AAPM);1963年,“国际医学物理组织”(IOMP)成立;印度也早在1962年就建立了医学物理学科,开展了硕士和硕士后课程人才培养;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诸如新加坡、中国香港和台湾也先后建立了医学物理师制度。胡逸民教授强调:新中国成立60多年,大陆地区长期游离于世界医学物理师制度之外,非常不正常!

    他介绍说,国际劳工部将放射肿瘤医师和医学物理师专门列为一个独立部门,并拟将医学物理师职业单列部门。中国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IAEA)成员国,WHO和IAEA在20世纪50年代初就明文规定,如果要开展肿瘤放疗工作,必须要有医学物理师。此制度国际通行,国际劳工组织也认可。

 

    图五:卫生部监督局邢路微副处长(左一)、卫生部人事司周明坚副处长(左二),认真、虚心向各位专家质询、请教。

    胡逸民教授指出,我国医学物理师工作在20世纪50代无人问津,20世纪60年代初才有一部分人开始涉足。放射诊断、核医学、放射治疗三方面涉及放射线安全使用,其放射剂量较高,直接影响病人安全,因此,必须建立医学物理师制度!

    专家们表示,医学物理师、医生及技师在临床工作中各负其责,不可互代。北京肿瘤医院(俗称西肿瘤)吴昊高级工程师谐谑道,从某种意义上讲,现代医疗机构中,工程师和技师仅是加密及保修仪器设备的与生产厂家联络的维修通讯员而已。通常情况,工程师判断这个机器可不可以用,而物理师则研究此机器怎么用好,在此过程中有无问题,如何解决之;而医生不关心也少有懂得设备技术的。据悉,美国有上万多名物理师,其中做放射治疗的有1000多华人,很多是北大、清华、复旦等高校培养出去的。

    现在,以诊疗设备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品已在我国医疗机构中广泛应用。由于设备复杂、缺乏高水平医技(合格医学物理师)人才,目前这些设备在我国总体应用水平不高;因诊断信息不准确和设备使用不当造成的医疗事故和诉讼不断,这些虽然没有“非典”暴发得那么集中,但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正确使用和开发这些设备功能,不仅关系到医院的声誉和效益,更关系到广大患者花了钱能否得到良好的医疗技术与服务。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副秘书长李进平副研究员指出:在我国医疗机构中,医师“一枝独秀”、“一师独霸”的局面和观念应予改变;特别在肿瘤放射治疗、医学影像、核医学以及其它非电离辐射(超声、磁共振、激光)等领域,应尽快建立医师、医学物理师和技师——“三师”共同对患者负责的新体制、新机制和新秩序!

    胡逸民教授强调,现代医学离不开医学物理的发展。他说,上世纪医学领域里的三大发明:一是CT、核磁共振,如果没有,请问我们的医院如何开?二是PET,核医学方面若没有它,肿瘤如何确诊?三是调强放疗逆向设计。这些推动医学科技发展的决非是医生,而是众多的物理学家,是医学物理的发展,而跟进之,是广大的医学物理师!在这些专业领域里,至少“医院是医生的天下”的理念和思维定势,是绝对不对的!

 

 

    图六: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左起:耿建华研究员,吴昊高级工程师,亚游ag2006李进平副秘书长,程金生主任、张伟主任,卫生部监督局郝述霞、陈波,苏旭所长,卫生部人事司周明坚副处长。

三.制度缺失,乱象堪忧,影响深远,危及民族。

 

    目前,国内医疗机构医学物理师基本上是私下招人,而非国家分配名额。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是我国具有标志性的第一家肿瘤专科医院,也是亚洲最大的肿瘤防治研究中心,是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合作中心之一,也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品临床研究基地;若按世卫组织等国际标准,其放射线相关科室医学物理师为零,就很令人遗憾了。专家们指出,应进行立法,今后新建放射治疗单位,无医学物理师就不应开业。我国医学物理师行业发展缓慢,关键是政府一直不能给其以合法职业地位,留不住人才,而大学毕业生到医院后变成在医院里基本上仍处于中专、大专学历层面的“技师”档次,显然很不合适,尽管有的已要求本科学历,技师现也可晋身“主任技师”职称等。

    胡逸民教授等专家们认为,呈现在与会者面前的 《人社厅发[(2010)110号]》文件在卫生部116个开考专业中,“肿瘤放射技术”范围太广,应叫“放射肿瘤学”,包括放射物理;“放射线医学”概念太陈旧,应叫“影像学”;“核医学”,应包括诊断和治疗。

    专家们理解,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而言,医学物理师专业需应先在教育部设立相关学科,因为培养和使用是一致的。论及医学物理师人员规模,吴昊高级工程师指出,这不应是最主要的问题。由于其专业本身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医学物理师职业的设立势在必行。国内大型医院通常会招聘专业物理人员来负责医学物理相关工作,但在全国其他较小的医疗机构,由于缺乏合格的医学物理人员,问题就多了。他说,像伽马刀就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事情。其在医生手里是一把手术刀,若因无医学物理师做此工作,可能对患者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这也是卫生部、国家环保部现已要求,凡安装伽马刀的单位,必须要有医学物理师才能装的远因和近因!

    胡逸民教授说,放射线是一把双刃剑,并非任何人都可以操作。从病人、医院安全角度,甚或公安部门,很多时候因是放射源,设立医学物理师职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是不言而喻的。从专业需求说,吴昊高级工程师以所在医院科室主任曾坦言为证:“你说(指物理师认为)这个放疗技术不可用,我(指临床大夫)就不敢用;你说这个设备不能用,我就不敢用!”这就是临床需求,因为医生并不清楚放疗技术有什么专业背景限制。再论医学物理师,吴老师一言以蔽之,“他(或她)是医生与设备的桥梁,是工程师和临床的桥梁,是技师和医生的桥梁!”

 

    图七:认真审议会议相关文件材料。左起邓大平副所长、耿建华研究员、胡逸民教授、吴昊高级工程师、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李进平副研究员。

 

    关于肿瘤进行放射治疗:首先,医生勾画好靶区,然后由物理师来制定治疗计划,既要有效杀死肿瘤又使病人周边组织达到可接受的剂量,这些是医生不做也做不到的。外科是医生做方案,医生做手术;而放疗科是医生做方案,医学物理师做治疗。肿瘤临床、肿瘤物理、放射生物学三大块组成了肿瘤放射治疗学。再如一病人,医师要问物理师是否能放疗;若决定放疗,就要定位,医师、物理师、技师共同制订计划。治疗部位可能治疗几次或几十次,如何定位,如何在模拟机上定位,有用CT的、有用PET的,极少部分需用磁共振定位,这些都需要医学物理师全程参与。

    具体流程是:勾画靶区计划→医生要勾画好→医学物理师有建议权→与医学物理师商量剂量→剂量处方与医药处方一样→医学物理师设计方案计划(模拟)→医生确认有无问题→医学物理师去实证这一假体模拟→然后移植到病人身上以开始治疗→此时,医师和物理师签字实施,医学物理师有时要连续签4、5次字→下到技师那里→确认复位程序,是“三师”共同参与→复位完→若治疗简单→则由技师来完成→若手术复杂,则由三师共同操作完成!

    须特别指出的是,一个医生若治疗错误,仅影响一个病人;而一个医学物理师的错误,将影响一批人!

    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所长苏旭强调,不建立医学物理师制度势必影响全民族素质提高!据2009年一次调查显示,由于很多从业者不具备医学物理师知识和能力,所以放射治疗设备合格率很低:例如,钴-60(Co),合格率仅60%;加速器,仅55%。他说,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放射治疗效果可想而知。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建立医学物理师制度。苏旭所长不赞成将医学物理师列入“技术”人员称谓。他建议应单列一系列,或从放射诊断、放射治疗里独立出来,至少应脱离医师系列。“国际劳工组织就是这样设置的!”胡逸民教授补充说。

    胡逸民教授指出,以放射治疗为例,实现医生设计的治疗方案,要有医学物理师为其制订放疗方案,双方认可才签字实施,但我国放射医学对此几乎不重视!CT扫描产生很多废片和事故,也是因为没有医学物理师,不能仅靠工程师能用即可,因为这牵涉到病人的剂量和安全以及工作人员的安全。而核医学使用的放射性核素属于开放性放射源,其处理分类等都需要医学物理师。他说,最早对此有深刻体验和认识的,当是1937年赴欧洲学习、先后在比利时医学院、英国皇家肿瘤医院进修、任英国伦敦皇家医学院放射治疗科副主任、1946年第2次归国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前院长吴桓兴教授和曾在该院治病的前卫生部医政司王司长。

    据悉,山东省是我国放射治疗发展最快的省份,几乎每个县医院都有放疗科。一说物理师,大家都有,但一查,却更多是电工、维修工在充斥。有的放疗操作,本应辐照一个戈瑞,但却用了两个戈瑞,其浑然无知影响的人不计其数,所以必须要有真正合格的医学物理师;而像山东省肿瘤医院作为标杆单位设立医学物理师(室),可谓不得不为之矣!

 

四.哪怕10年20年跨越制度建设这一步,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问题只是冰山一角啊!”与会专家们忧国忧民,痛心疾首!他们强烈指出,我国放疗已有部分物理人员参与临床工作,而放射诊断则处于无序状态;规模稍大的医院都拥有多台CT、磁共振,特别64排CT已司空见惯,但却少有安排医学物理人员进行质量保证和质量控制。譬如,一个大型医院每天平均放射诊断800人次,有的光CT扫描每天就有700多人次。CR、DR问题也不少;成像板有保质期,剂量如何评估,谁来评估?再如乳腺筛查,让很多正常人受损。又如女同志检查用X光,若操作不当会造成危害,特别是拿PET、CT来查体,尤其为女孩子做,而对刚出生的婴儿,应禁做CT!

    去年卫生部质量万里行活动,主要督导的放射治疗,检查了4个省150多家医院,其物理师比例已达标80%。但当专家们问及一些基础的医学物理专业常识,竟很少有人回答正确。专家们遗憾,卫生部第46号令,对医学物理师的人数作了强制性要求,但对医学物理师教育和专业素质却仍未提及。

    胡逸民教授和李进平副研究员说,从去年至今学科调整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已公布的110个一级学科中,医学物理界普遍关注的“医学物理学”未能作为一级学科设立、作为“医学物理专业”教育最终总算确立,今后该专业本科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教育,划归新增设的一级学科——“医学技术”学科里,就我国“医学物理学”发展而言,虽不尽如人意,但总算给人以希望了!

    为配合教育部设立医学物理专业,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拟编两类教材:一是4本基础教材,二是影像学教材。该分会多年来一直在组织放疗设备技师、放射线技师和核医学技师的培训;而前两年每年考核通过并由卫生部颁证的医学物理师人员已达1700多,但很遗憾,这两年却被迫停办了。

    胡逸民教授不无缺憾地坦言,民众多注意到的是水、环境、食品的污染,但却根本注意不到医疗机构中严重存在着的医源性污染。苏旭所长特别强烈指出,美国虽是世界上医学物理师制度最成熟的国家,但2007年该国仍有学者撰文强调:“放射诊断和质量控制被滥用,将造成今后20年内新增加300万例肿瘤患者,影响整个社会人群的素质和健康!”我国因制度缺失和滥用所带来的问题恐怕会更多!关乎中华民族肌体健康,胡逸民教授强烈呼吁:“医学物理师职业设置、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我们中国人必须要跨出这一步,哪怕用10年、20年的时间!”

 

    图八:发言中的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程金生主任和张伟主任。

 

    就[人社厅发(2010)110号]》有关卫生部116个开考专业,胡逸民教授特别恳望,尽量增加一个吧,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对此,卫生部邢路微和周明坚两位处长非常认同理解!据透露,卫生部医用辐射安全领导小组拟对全国5万家医疗机构医学物理师使用情况展开摸排。

    在亚游ag2006协助胡逸民教授专职分管医学物理学科(专业)申报及医学物理师制度规划建设的李进平副秘书长和胡教授认为,医学物理师职称可设4级,与在全国各级医院内工作的医师、技师职称相对应,即:住院物理师、主管物理师、副主任物理师、主任物理师4个职级级别。医学物理专业教育可包含3方面培养目标:①医疗机构的医学物理师;②医学物理学科内的教学和科研人才; ③高档医疗设备产业的研发人才。这三方面的人才市场,我国目前应有数万人才需求。亚游ag2006秘书、《健康中国》杂志副总编袁翔建言:“目前国际上尤其发达国家和地区,医学物理师人才培养和职称体系建设已积累了丰厚的先进经验和做法,我们应当采取拿来主义,更好地尽快学习和借鉴!”

  据笔者了解,当今欧美等聘用的医学物理师大多具有医学物理博士学位,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把医学物理师设定在医学物理专业硕士毕业生水平上。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所长苏旭强调:“在国际上特别发达国家,医学物理师在医院里的地位和薪金待遇,是高于医师的!”

    当前工作在我国各级医疗机构(主要是医院)本科以上文凭的物理人员不足1700 人,其中工作在肿瘤放射治疗科1200多人,在核医学和影像诊断科工作的则相对较少。我国放疗医师与医学物理人员的比例约为5:1,而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放疗医师与医学物理人员比例为2:1,甚或1:1。在医学影像和核医学方面,我国由于医学物理人员严重不足,与临床医生的合作还远未展开。

    因为制度缺失,使得医学物理人员的技术职务和职称、身份和地位长期得不到恰当解决。在此影响下,一方面,我国优秀的理工科毕业生争相到国外(欧美)医疗机构而不愿在国内医院工作;另一方面,已在医院工作的物理人员由于“职、权、利”不明确,很快又被外国医疗设备公司聘用而离开。由于人才匮乏,医院进口的高档医疗设备很多功能得不到开发利用,研究工作更无法展开,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效益损失,是显而易见的!

 

    图九:会心开怀,共鸣收获;任重道远,前途光明!专家们的意见、建议,卫生部两位处长高度认同,笔者愿景,他们将承载着我国医学物理师职业资格重新确认和中国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希望所在!

 

    现在,大力推进以诊疗设备为代表的我国高新医疗设备产业发展,是一个国家制造业和软件业高科技水平的重要标志。我国要想成为世界工业强国,必须在这个领域的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定份额。目前世界已经形成了年销售额几千亿美元的产业规模,且以几倍于平均国民生产总值的速度在增长。对于有13亿多人口的中国,为满足我国人民进入小康之后日渐增长的对生存质量和健康水平的追求,必须不断提高医疗水平,降低医疗成本。所有这些,都与能否充分发展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高档医疗设备产业和培养一大批高精尖应用型物理师人才队伍,互为因果,关系重大!

    9月8日的研讨会,以胡逸民教授为代表的与会专家们语重心长,坚决主张:为中华民族身心健康长远发展计,无论多长时间,因为教育部已确立医学物理专业,还是要争取立法,将“医学物理”在2012年作为新增第117个开考专业为上上策;而在已有的4项专业“放射医学技术”、“核医学技术”、“超声波医学技术”、“肿瘤放射治疗技术”中,调整或合并,腾出一专业给医学物理,其可行性只能是探讨!

 

    9月8日的研讨会,卫生部监督局放射卫生处邢路微副处长、陈波、郝述霞,卫生部人事司人才处周明坚副处长、李林、张迎春,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所长苏旭,中国疾控中心辐射安全所岳保荣副所长、张伟主任、程金生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博士生导师胡逸民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耿建华研究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副秘书长李进平副研究员,分会医学物理学科(专业)与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项目办公室秘书、《健康中国》杂志副总编袁翔、北京市疾控中心娄云副主任,北京同仁医院牛延涛博士,北京大学北京肿瘤医院吴昊高级工程师,山东省医科院放射医学研究所邓大平副所长共18人与会。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医学物理分会医学物理学科与医学物理师制度建设项目办公室专稿

执笔:袁红敏、李小方、姜岐山、谭宝英